千秋素光同

巧错姻缘天作合abo(上错花轿嫁对郎au)

神脑洞 太他妈合适了

一个神经饼:

试写章
首先我是第一次写文,文笔巨烂,简直对不起我文科生的身份o>_


……好吧!开始了O(∩_∩)O


    “安东尼爱德华托尼史塔克,天才,亿万富翁,花花公子。”
      棕发omega眨着漂亮的眼睛,用着一种傲慢的口气自我介绍。如果忽视他湿漉漉的白色婚服,略显狼狈的发型,这无疑让他人对此羡慕嫉妒恨。羡慕他的优越出身,嫉妒他的聪明才智,恨他的自我炫耀。但是此刻教堂瓢泼的大雨已经磨灭了洛基,这位贵公子的火气。更何况同样身为新嫁郎,同样出身卓越。这让心思敏感的洛基劳菲森已经没有心思跟托尼斗嘴。他只是抬了抬眼皮,用祖母绿般的眼睛撇了这位史塔克家族的少主。心中冷笑,再聪明的鸟儿,也只是笼中的鸟。永远逃不过主人的安排。更不要提,这只鸟,还有一副漂亮的皮相。
      洛基劳菲森,出身于惊奇大陆冰霜国王族,只可惜王族没落,洛基是遗腹子,父亲生前曾与神盾王国国主定下子女婚约,以结两姓之好,顺势借神盾之力光复先国。而洛基在年少时性别分化成omega。神盾传来消息,王储为alpha。自然,在洛基二十岁生日礼结束,便踏上了前往神盾的婚车。即使是千般无奈万般不甘,距离神盾王国的路程也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短了。在边境,一场暴雨袭来。一行人暂停行程,寻了一座小教堂避雨。到了才发现,竟有另一批人马在此休整避雨。这也是送嫁的车队,众人走近一看,好生气派的婚车。来人自我介绍是史塔克家族少主远嫁阿斯加德王储的送嫁车队。
       因为同是新人,托尼和洛基共同在教堂主室休整。因此发生了开头一幕。




………………
下期预告
托尼&洛基:艹,上错车了!!!
托尼:所以你说,那个什么罗杰斯是个病秧子,我嫁过去就可以安心准备守寡,然后嘿嘿嘿
洛基:早知道就不恶作剧了,结果那个大眼怪竟然就真试了,话说,阿斯加德王妃有什么特权?

鱼粥。:

不行了新预告太可爱了呜呜呜 (。・`ω´・)  

用的就是微博上那个段子...男孩子和女孩子面基女孩子说呀说男孩子就很温柔很安静地看着她,女孩子觉得自己话多干脆对着空气说,最后趁男孩子去拿可乐的时候女孩子把脸贴在桌子上降温 (。・`ω´・)  觉得好适合他俩...... (。・`ω´・)  

【Stucky网游AU】如何唤醒你幸运值负五的失忆发小(6)

神预言啊 谁能告诉我为啥15年的文章能预言霍爹是冬兵杀的 (。⊙౪ ⊙。)天啦噜

土星环:

*Stucky网游AU,CP盾冬冬盾无差,级别G;

*复联上线啦!谢谢大家的阅读嗷,以及超感谢心心和回复XD


 
 


这个任务对Steve和Bucky两个人来说完全没有什么难度,几乎一路顺畅无阻地就完成了;而让Bucky觉得惊讶的是,虽说他已经对过去没有什么印象,可他们仍然在战斗中配合得亲密无间。

十五分钟过得太快了。Bucky恢复了自己的中立阵营,“我要下线了,晚上有事。”他对Steve说。

Steve点点头,目光中流露出一些不舍来,“你下次什么时候上线呢?”他问道。

“明天。”Bucky回答得毫不犹豫,说完了才突然意识到,他从前游戏一个月差不多也就上那么一两次,现在倒表现得有点像个网瘾少年。

“Bucky,我还是住在纽约,我想,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出来聊聊天?我有太久没见你了。”Steve说道,他有些紧张地笑了一声,“如果你记不起什么了,我那儿有照片,从前的纪念册,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我可以拿给你看。”

“我在华盛顿,”Bucky说。他和Steve并不在一个城市,他说不出自己现在的心情是有些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我……我出了车祸,然后失忆了,搬了家,我想不起什么了,”他吞咽了一下,又有些艰难地继续说道,“我想不起什么了,但是我想,我的确是Bucky。”

“你当然是Bucky。”Steve只觉得心中一片暖意融融,心情愉悦地甚至没办法控制脸上的笑容做出一个严肃的表情。他深深地注视着Bucky,七年未见,面前的人变了很多,话少了,也不笑,但是有些东西,从来都未曾改变过。“我很抱歉,等我回家之后你已经搬走了,我找不到你了,在你……在你意外之后我没能陪在你身边。Bucky,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把过去所有的事,都讲给你听。”

Bucky点了点头。“‘我会陪你到最后’,”他重复了一遍,望着Steve,“这句话,我记起来了。”


 
 


James Barnes今天的心情很不错。他帮着自己的妈妈,Winifred Barnes女士从厨房往外拿着食物,星期六的晚上是他们家的家庭聚餐日。Bucky的父亲出差了,也有些妹妹不在华盛顿,这次的聚餐只有Bucky、Barnes女士和Bucky的小妹妹Rebecca在。

“心情不错?”Rebecca说,给自己挖了一大勺土豆泥。他们围坐在桌上,晚餐很丰厚。

“是啊,James,你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Barnes女士也微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有吗?”Bucky反问道,他没觉得自己脸上会表现出什么不同。

“你刚刚自己发呆,想什么想得都笑出来了。”Rebecca吐了吐舌头,“James,你可不常笑。”

想什么想到自己笑了起来……Bucky恍然。他大概是,想到了Steve吧。

“没想到什么。”他平淡地说,戳了戳自己盘子里的食物。

Rebecca撇撇嘴,没多说什么,和自己的妈妈交换了一个眼神。“James,你不是恋爱了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Barnes女士也忍不住笑了。

“什么?没有!”“恋爱”这个单词差点让Bucky惊出了一身冷汗,“恩,我只是……”他又随便拨弄了下餐盘中的食物,有些犹豫地开口,“Mom,你还记得Steve吗?我又见到Steve了。”

Barnes女士拿着餐叉的手停住了,“你觉得还好?”她关切地问道,在看到Bucky点头之后松了一口气,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我当然记得Steve,James。你们从前总在一起玩,有时候太晚了他就在你房间住,你们一起把沙发垫子铺到地上。那是个好孩子,很正直也很勇敢。”

“我也记得Steve,”Rebecca说,“他从前会给我讲故事,比James讲得好听多了。你们遇到了?你想起Steve了吗?”她好奇地盯着Bucky。

“没有。”Bucky摇摇头,“但是Steve记得我。”他说,“我问了Rumlow……”

“你曾经……你出院之后,情况很不好,”Barnes女士叹了口气,“我们不得不仓促地搬家了,我想等你稳定一些之后,再和Steve说下你的情况;可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你爸爸换了工作,我们搬离了纽约……我给Rogers家寄过信,但是信件被退回了,我想他们也搬家了,就这样断了联系。James,能再遇到Steve,你很幸运。”她微笑起来,“从前你们的合影还有好些其他的东西我都一直好好收着,等下吃完饭,我拿给你看。”


 
 


那是一个很大的箱子,里面有很多合影,照片上的Steve Rogers看起来很小很瘦弱,比Bucky矮了很多,简直风一吹就能吹倒,但却总是把背挺得直直的。Bucky一张一张翻过那些照片,有他们一起玩泥巴的样子,有他们穿着校服站在运动场的样子,有他们对着生日蛋糕吹蜡烛的样子,有他们一起站在阳光下大笑的样子——Bucky盯着他自己的笑脸,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无所保留。

箱子里还有几张素描,有静物,有风景,还有一张他自己,右下角签着“SR”和日期。这让Bucky心中又雀跃起来,Steve会画画!没错,他会,一个场景从记忆的深处翻出了他的脑海:春日的午后,他坐在靠窗的阳光里,看着那个少年,拿着铅笔,在画些什么。“别动,Bucky,模特不该动来动去。”少年说道。

他拿着画纸,觉得自己找到了记忆拼图中最重要的那块。


 
 


晚上九点之后正是Marvel OL玩家在线的高峰期,Shield公会的人也到得最齐,公会中的核心人物就在此时聚在一起开会,讨论下新副本的开荒问题。

“下午我们挂了349个人,”Hill先开口说,“但是赢了阵营战,奖励不错。”她顿了下,望向Steve,“我们很多人都是WinterSoldier挂掉的。”

“他真那么吊?”Clint开口道。他的职业是个弓箭手,下午正在别的主城里做任务,没有回来参加阵营战。

“他挂了老大。”Natasha慢悠悠地说。

“还弄坏了我的翅膀!”Sam超愤怒,还好Tony答应了帮他把翅膀修好。

“卧槽,等我把他挂掉给你们报仇!”Clint马上斗志昂扬地叫道。

“算了,Clint。”Steve有些无奈地开口。

Coulson一下子跳了起来,他也是刚刚上线不久,只听会里其他人给他转述了一下阵营战中发生了什么,此时激动异常:“队长!!!大家说你还给他加Buff,是真的吗???”

Fury的独眼扫了下Steve,面无表情地严肃道:“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Bucky已经退出Hydra和黑暗阵营了,以后我们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叫他帮忙。”Steve说。

Fury点点头,继续面无表情地严肃道:“看来这个叛徒还挺有才华。”

“队长,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么徇私舞弊的人啊!”Clint痛心疾首。

“Clint,我不让你找他报仇,是因为你会被挂掉的,修装备很花钱。”Steve说,一脸温和的正直。

Clint,全服最优秀的神箭手,嘴角抽筋。

“继续说下副本开荒?”Hill翻了翻眼睛,敲着桌子说道,无视了Coulson无比着急想要继续询问什么的表情。“Zola的副本,队长,你带复仇者去吧。”


 
 


“复仇者”是一个佣兵团,聚集了光明阵营的几位超精英玩家,Steve正是复仇者的团长,Natasha、Clint和Sam也在团里;此外还有玩机械师的Tony,他也绝对是整个服里最优秀的机械师;Thor的职业是战士,他加入了一个隐藏种族Asgard;还有Bruce,他的一个特别任务使得账号可以关联两个ID且随时切换,一个是医师,另一个是狂暴战士。

这是一个绝对的神级玩家组成的团队。

也绝对是整个服里最有钱的一个团队。

佣兵团在主城最繁华的地段买了一幢楼。此刻,团队的资金提供者Tony Stark,游戏ID Ironman,就正坐在五百平米的沙发上,喝着一万金一杯的红酒。“就Zola那个副本而已,还需要大家聚在一起先开个会?我自己带Jarvis就能单刷了吧。”他无比嚣张地说道。

Jarvis是Tony的AI管家——这么说有点奇怪,Jarvis其实出现在Tony的宠物一栏,随时可以被Tony召唤,绝对服从Tony的任何命令;但是这个“宠物”完全是人形的样子(这也是整个服务器里唯一的一个人形宠了),高大英俊,Tony号称他已经拥有了人工智能,平时完全能和所有人正常交流(顺便经常吐槽一下自家主人)。虽说只是数据,但是Steve他们完全已经把Jarvis当成独立个体看待了。

“公会里今天团灭了十多回,”Steve说,“现在全服还没人成功过了副本。”

“走。”Tony打了个响指。

“明天吧。我要下线了,美容觉。”Natasha说道,打了个哈欠。

“我也要下线了。”Bruce微笑道。

“不是吧,生活刚开始好吗!”Tony一脸不可置信。

“容我提醒,Sir,通宵游戏不是一个好主意。”Jarvis心平气和地说,顺手就拿走了Tony手里的酒。这种主仆对话基本无时无刻不在上演。

Thor哈哈一笑,自己去吧台拿了瓶酒猛灌。

“明天吧。明天Bucky也在线。”Steve说,忍不住就露出了一个充满了温柔和幸福的微笑,坐他左右两边的Sam和Clint心中无比惊悚,纷纷往离他远的地儿躲了躲。

“啥?发生了啥?”Tony来劲了,“真有Bucky这么个人?我从前还以为Cap是在YY个虚拟人物呢!”

“你以为哥的翅膀怎么回事儿啊!”Sam也来劲了,添油加醋地把下午的事儿讲了一通,说得无比狗血、荡气回肠,青年竹马、年少相许、生离死别、重获新生、相爱相杀什么的简直像小说。

所以第二天Bucky到场时发现所有人都在猛盯着他看,目光很是惊悚。


 
 


他一上线就收到了Steve的消息,叫他一起副本,到了坐标发现还有其他一些人,个顶个的高手。

“不是什么布鲁克林或者小酒馆什么的副本了?”他忍不住吐槽道。

“那都是低等级副本,没什么有用的装备呀。你想去的话我以后陪你刷。”Steve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冬日战士带着面罩看不到表情,但是心中泪流满面地大声狂吼:他居然还被这货教育起“低等级副本没装备了”了!!!之前一遍遍刷得开心的是谁啊!!!谁想刷啊还什么以后!!!

Steve还顺手给他加了个智力+5的Buff……


 
 


佐拉是个十人副本,除了复仇者的七个人,Coulson和Fury也在。Steve一一为Bucky介绍了一通,“这是你砍过的、这是你弄坏人家翅膀的、这是你破坏人家任务现在她肩膀上还有疤的”,场面数次陷入了尴尬与沉默。介绍到Tony的时候Steve加了一句:“我的盾牌就是Tony父亲的作品,一直由Tony升级的。”

“父亲?”Bucky多看了Tony一眼,父子档玩网游的可不多。

“Howard早不玩了,有次被个sb守着尸体杀了三次,就下线然后AFK了,哈哈。”Tony惨无人道地嘲笑着自己的老爸。

“他是因为这个原因AFK的?”Steve愣了下,Howard退出游戏的时候也正好是他离开游戏的那段时间,“他装备很好啊,谁能挂掉他守尸?”说完了马上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冬兵默然了下,拉开了自己的仇人列表,直接翻到H开头那栏,HowardStark在上赫赫有名。

“你爸叫Howard Stark?”冬兵说,有点尴尬。

“是啊,你认识?等等,卧槽,我刚刚说的那个sb,不会是你吧。”Tony惊道。

“恩……”冬兵默然,他思索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了两个金币递给了Tony:“抱歉,给你爸拿着修装备吧。”

两个金币。给Tony Stark。“给你爸拿着修装备”。

所有人都被这个场景惊呆了。

Tony Stark推开了Bucky的手:“不用了。Howard下线之后觉得不爽,就把游戏公司买下来了。那俩金币,你留着吧。”


 
 


日更第六天ing,我我我,我好像最近三四年里第一次日更坚持这么久!明天就第七天啦,破记录啦XD~~谢谢阅读~明天见^_^


 

盾佩竟然有肉啊啊啊 感动哭 感谢剪刀手大大

盾佩主页SteggyPage:

  • 圣诞礼物来啦!高能预警:有肉!!!

  • 其实这是参加汤上盾佩圈的神秘圣诞老人活动的视频。

  • 由于本人抽签到的送礼物方是一位非常重口味的筒子,所以只好绞尽脑汁在视频里剪了段肉_(:зゝ∠)_

  • 个人觉得Steve和Peggy还是适合清水向的内容,虽然我佩比较风情我队比较闷骚来着XD

【盾佩现代AU】It'll Probably Drown Me Before I'm Through

卢北:

授权申请: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7986?view_adult=true


原文作者:zarabithia




摘要:


    佩吉的邻居又帅又善良。他可能是个间谍,这真是太糟了。


注:


    献给 torigates




    霍华德不喜欢这座公寓,这是佩吉获得的第一印象。


    “卡特。”对其他任何人来说,这是一种称呼,但对霍华德来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句子,一个充满失望的句子。“神盾给你的薪水不低。你可以过得比这好很多。”


    “这会儿我得提醒你你的房子华而不实得可笑。”佩吉回嘴。


    “我的房子没有邻居。”


    “你有邻居。我见过他们。”佩吉提醒他,“你左边的凡·戴恩[1]家,你右边的斯坦恩家。”


    “我不在乎。”霍华德打断道,“我唯一一次在乎时候的就是你开枪打了他们,然后试图让我吃官司。”


    “如果你能负担得起那房子,你就能负担得起我对奥巴代亚·斯坦恩开枪引起的法律诉讼。”在这件事儿上,佩吉对他从来没有过同情心,而且会继续没有同情心。“而且我已经告诉你了,他离你儿子近得不恰当。”


    “你的邻居们近得能透过墙听见你手淫,”霍华德不屑一顾地说,“那才是不恰当。”


    “邻居要是听不见我,那我做的事儿就不太对了。”佩吉厚着脸皮回答。


    霍华德冲着她翻了个白眼,但她忙着签租约,没注意他。


    —


    霍华德不想帮她搬进来,当然了。那也无所谓,因为佩吉不需要他的帮助。她也没特别想要,尤其是她有其他正好有空的朋友的时候。


    “我不信他真的给你发了条短信提醒你小心臭虫。”他们搬进第一批行李的时候,达西说,“就好像他真的根本不了解任何科学知识。我的前老板会踢他屁股的。”


    “我不信你这么无耻地读了我姑姑的短信。”莎伦对她说。


    “嘿,我是她的实习生和/或助手。读她的短信根本就是我的工作。”达西抗议道。


    “学习怎么成为组织一员才是你的工作。就是说你应该更鬼祟点儿。”莎伦马上以一种应该是耳语的声音反击。对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儿来说,佩吉认为它耳语。


        “这位在走廊里耳语秘密的女人说。”达西又一次反击,这一点很公平。


    基本上,完全是怪达西和莎伦的争吵,佩吉才根本没看见她的邻居,直到她撞上了他,她所有的厨房用具和他的画具都掉在了走廊地板上。


    但他把责任揽过去了。“对不起。我应该更注意点儿我在往哪儿走的。”


    佩吉想纠正他,她张开嘴要这么做时正好跪下来帮他捡起他的画具,就在这时她好好看了他一眼。他已经跪在地上,伸手去够她的抹刀,刚洗过的金发搭在他的额头上……


    好吧,霍华德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显然,因为哪个精神正常的人会拒绝有一个长这样儿的邻居啊?


    —


    “相当辣。”这是她们刚一安全进入佩吉的公寓,达西就得出的结论。


    “相当笨。”莎伦纠正道。青少年看着她姑姑曾经不锈的钢抹刀,现在满是亮蓝色的颜料,叹了口气。“晚饭毁啦。”


    “我得提醒你,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你和路易斯特工就没有十分钟能不吵架。”佩吉责备道。


    问题是莎伦真的是她最喜欢的侄女,即使她没被赐予其他任何人,那也会是真的,她撅起嘴,就是唯一对佩吉·卡特起过作用的折磨。


    “但你是有史以来最好的间谍啊。”莎伦对她说,“那不可能是你的错。”


    “这屋子完全不保险。”达西抱怨着。公平地说,这一点说得好,除了——


    “你觉得佩吉姑姑还没搬进来的时候就没把这地方彻底打扫一遍?”莎伦质问,“就好像你根本没跟她一块儿工作过似的。”


    “我还跟娜塔莎一块儿工作过呢。”达西严肃地说,“有史以来最好的间谍。”


    莎伦能对这亵渎有反应之前,佩吉就打断了。“既然我们的抹刀已经被毁了,你们可以选一个吃晚饭的地方。”


    “我投启波特雷[2]。”达西说。


    “美国的墨西哥菜太恶心了。”莎伦告诉她,“你怎么能把一个隔壁国家的食物搞得一团糟的,没人知道。”


    “因为好多人把英国的法国菜想得太好了,是吧?”达西反击。


    佩吉叹着气,出去拿另一个箱子。大厅里没有任何她邻居的迹象,她试图不因此失望。


    —


    “他可能是个间谍。”这个故事转播给她的时候,娜塔莎说。“你带了那把抹刀吗?我们可以检查指纹。”


    “哇哦,他怎么一下子变成间谍了?”佩吉把抹刀递给娜塔莎的时候,达西问。


    “她搬进去的时候走廊里的一次巧合的撞车?”娜塔莎做了个鬼脸,看起来就好像她正在吃什么特别难吃的东西。“一名间谍的生活里没有巧合,路易斯特工。”


    “当然没有。”达西没翻白眼——没人傻到对娜塔莎那么做——但佩吉十分确定她想来着。“所以我们至少能找到高个浅色头发帅哥的名字了?”


    “他把你的厨具弄得满走廊都是之后没告诉你他的名字?”娜塔莎问。


    “我没告诉他我的。”佩吉指出,“有人意识到那是我的错之前,我到底得讲多少遍这个故事?”


    “我们找出他是不是通缉间谍之后再决定那事儿。”娜塔莎严厉地说。


    —


    抹刀上的指纹没确认出任何间谍身份,这要不就是说她的邻居是个间谍,要不就是说他是个非常的间谍。


    “史蒂夫·罗杰斯。有哮喘病史,接受厄斯金医生的治疗后奇迹般地好了。”娜塔莎向佩吉和弗瑞局长报告,“孤儿,曾在阿富汗服役,因为英勇作战获得多枚勋章,现就读于艺术学校。”


    “你弄得他把作业撒得咱们满走廊都是,”达西对佩吉说,“那可能是你做过最苛刻的事儿了。”


    娜塔莎在桌子对面稍微咧嘴笑了一下。“真的不是。”


    “好吧,我又害怕又好奇啊。”达西承认。


    “他有个室友,”娜塔莎继续说,“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也在阿富汗服过役。他的大部分任务看起来都是保密的,但是——”


    “但是如果那阻止了这个组织里任何一个人,我就在你们能说出罗杰斯全名之前炒了谁——生炒。”弗瑞打断道。


    “本质上来说,一个杀手。没什么特别值得记的。”娜塔莎回答,“目前失业,正在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寻求治疗。”


    “一个正好住你隔壁的杀手?”达西问,“好吧,我现在开始理解妄想症的需求了。”


    “不过他以前是我们队伍的杀手,”佩吉指出,“好吧,你们队伍。我不觉得他是个威胁,就因为他正在受可以理解的副作用折磨,还是驻扎在那沙漠里导致的。”


    “他受的任何折磨,我任何一个最好的特工某个时间都受过,这是真的。”弗瑞承认道,“但同情从来没让我成为一个好间谍,卡特。你有你的命令。”


    —


    结果,她不需要跟罗杰斯联系,因为他自己那么做了。她接到命令那晚,他出现在她的门口台阶上,手里拿着一把闪闪发光的新抹刀。


    “既然我把你的给毁了。”他羞怯地说。佩吉发现自己希望他真的别是个间谍,因为那个表情对他来说太棒了,而它要完全是个照本宣科的回答就太可耻了。


    “你不需要那么做的。”佩吉告诉他,“但是谢谢你。你要是愿意进来的话,我也就可以把我准备的礼物给你了。”


    “你给我准备了礼物?”罗杰斯迈进公寓时问。佩吉看着他在她走进餐厅拿礼物的时候四处打量。他很善于观察。“可能是个间谍”一栏里又打了个勾。


    “我确实弄得你把画具撒了一走廊嘛。”佩吉提醒他。她把袋子递给他,观察着他的表情。他看起来完全是兴高采烈,就好像人们从来没给他送过礼物。


    佩吉觉得这难以置信。


    “噢,哇哦。这些肯定花了你一大笔钱,你……买的颜料一点儿没错。”


    “你听起来对这个很震惊啊。我把抹刀拿到美术用品店,问是哪种颜料,他们就给了我这个。不是什么困难的任务。”实际上,她把它拿到了实验室,让霍华德鉴定一下,他照做了。没有多难。


    “不,不。就是,我给了巴基一张单子,他还是拿着错的回来了。”罗杰斯解释说,“巴基是我的室友。你可能会看见他,或者听见他在附近。”


    佩吉已经看见过他了,当然。“啊,所以现在我知道你室友的名字了,但我还不知道你的呢。看起来挺不公平的。”


    罗杰斯给了她一个应该在间谍军械库里的微笑。“噢,对!我是史蒂夫·罗杰斯。”他伸出手。


    佩吉接受了,并没有因为他握手力度恰到好处的事实而倒戈。男人们和她握手的时候几乎没有那么轻的。


    “佩妮·康纳。”她自我介绍道。


    —


    “那是你化名里我最喜欢的一个。”娜塔莎在午餐桌上评论道。虽然是午休,娜塔莎还是翻看着佩吉拿来的史蒂夫的监控照片。


    “我挺喜欢的。”佩吉承认。


    “没有你喜欢每天看到这个那么喜欢吧。”娜塔莎评论,“罗杰斯就没有一件真的合身的衬衫吗?”


    “显然很少。”


    “在我投诚之前,我的教官总是一遍又一遍粗鲁地提醒我们利用性感完成任务的重要性。”娜塔莎说道,“虽然我从来不介意在必要的时候使用这种策略,但显然我还是满意地发现我们也已经开始教男间谍这种特征了。”


    “假设他是个间谍。”佩吉严肃地说,“我以为我们假设那个巴恩斯才是间谍。”


    “我假设他俩都是。金发男孩儿和割喉杀手。真的,这可是邦德电影里的老套了。”


    “康纳利的邦德电影。”


    “嗯哼。”娜塔莎用手指敲着照片之一,“他有条狗。你也应该弄一条。可以更好地接近他。”


    “我更喜欢猫。”佩吉反驳,“而且我真的出任务时候谁来照顾它啊?”


    “那就是你为什么要有助理。”娜塔莎提醒她。


    —


    史蒂夫有一条金毛寻回犬。佩吉的助理给她买了只吉娃娃。


    “他非常致命,而且没人能料到。就像你!”达西解释道,她在霍华德实验室的一场会议中途把动物带给了佩吉。


    “我不知道,卡特。我觉得你应该是被冒犯了。那是我见过最丑的狗。”加布·琼斯坚持道。


    “所以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人。”佩吉对琼斯说。


    “好吧,这可不是任何人对我用神盾的重要基金给你们买的小萌狗的正确反应。”达西抱怨着。


    “重要基金,哈?你是买了能找到的最贵的杂种狗吗?因为这是我能接受这么丑的一只杂种狗的唯一方式了。”加布说。


    “呃,真没礼貌,不。我显然是从收容所买的啊。”达西抱着手臂回答,“而且我不是给你买的,琼斯。”


    佩吉怀疑地低头瞥了一眼小狗。“只是几周而已。”她说服道,“我觉得我还是能跟一条狗呆那么久的。”


    “你要叫它什么?”达西拽着他的耳朵问。他看起来不怎么喜欢这样,因为他退开了,低低地咆哮着。


    “我不确定。”佩吉承认道,“直到今天上午早些时候我才知道我要有条狗的。或许我应该等到对他的狗格有更好的感觉。”


    —


    她已经注意到了史蒂夫每天回家的时候会带着狗出去散步,一般是三点钟。根据路易斯的前线报告,那也是巴恩斯疑似去看心理医生的同一时间。


    佩吉准确地在2:55带着她的狗出门了,允许了他顽固的拖延和对皮带的日常性不满。史蒂夫走出公寓楼的时候,她还等着他打算合作呢。


    他一看见她,整张脸就迸出了一个微笑,她显然拒绝因为这个事实感到内疚。这个微笑完全有可能只是一个安排好的谎言。


    完全有可能。


    “嗨,佩妮!”史蒂夫向她挥着一只手,佩吉嫉妒起他的狗允许他只用一只手牵着绳子的方式。


    “你好,史蒂夫。”她把绳子在手上缠得更紧了。“我没意识到你会在这个时间出门。”


    “比我撞上你的时间早一点儿。”史蒂夫开了个玩笑,“不过是的,索尔和我总是这个时间出来。”


    “索尔?”佩吉天真地问,“你用一位挪威神给你的狗起名?那好像不常见。”而且佩吉第一次听见他在院子里喊索尔的名字时当然就是这么想的。


    “是啊。”史蒂夫放松了一点儿绳子,索尔立刻跑出去闻着佩吉仍然未命名的狗,他看起来对事情的转折可不怎么高兴。“其实是个笑话,因为我在军队的时候的事儿。”


    “好吧,听不到这个段子的话,我对这笑话基本笑不出来,史蒂夫。”


    史蒂夫的嘴唇合上了,佩吉好奇他是不是正在努力编出点儿什么像真的的事儿来告诉她。佩吉当然有做这种事儿的经验。


    如果那就是他努力在做的事儿的话,她比他擅长多了。


    “有一个家伙,施密特,他对战斗适应得不太好。”史蒂夫解释道。


    佩吉记下一笔,要查查施密特这伙计的信息,但她点点头,说:“我猜同情任何一个对战斗适应得好的人都有点儿挺不对劲儿的吧,大兵。”


    他看起来对她的评论十分惊讶,佩吉提醒自己,他可能没想到他的隔壁邻居会有战斗经验。尤其是,佩吉猜,他的隔壁女邻居。


    好吧,如果他不是个间谍,他就会略过去了。


    “那倒是真的。”史蒂夫承认,“但是施密特的问题比其他人严重一点儿。反正长话短说,我们试图带他回来,但没有合适的掩护。不过我们运气不错,突然来了场暴风雨,我们有了足够的掩护,所以我们在他引起任何实质性损伤之前把他带回来了。”


    “一场暴风雨救了你们,所以你用挪威雷神给你的狗起名?”佩吉重复着。


    “山姆——另一个家伙——总是笑话我向挪威诸神祷告。因为我长得太白了。”史蒂夫解释道,“而且因为我是爱尔兰裔。所以嘛。段子就是这样。而且……你还是没笑。”


    史蒂夫又羞怯地咧嘴一笑,佩吉报以微笑,不仅因为她的角色应该这么做,而且因为她想这么做。


    “所以不管怎么说吧,你的狗叫什么?”史蒂夫问。


    “我还没决定。我刚从收容所领养了他。”佩吉承认,“但是如果我要用北欧的神给他起名的话,我觉得洛基可能比索尔合适一点儿。”


    史蒂夫弯下腰,伸手揉了揉索尔的脑袋,弄得大狗摇起尾巴,蹭着史蒂夫。“你知道的……如果你用洛基给你的狗起名,那就算是种保证了,我们得让他们多花点儿时间在一起。”


    “嗯。可能甚至得开始一起带他们散步了。”佩吉建议。


    这时候否认没有用。如果那个微笑最后是个谎言,佩吉真的会失望的。


    “我喜欢。”史蒂夫承认道,听起来诚实得令人受伤。


    在他们前面,洛基靠过来,咬了索尔的腿。


    —


    到下周一佩吉汇报工作的时候,洛基已经毁了她的整张沙发和至少两双靴子。


    “真的,那动物哪儿不对头?你就不能选一只不这么狂犬病的狗吗?”佩吉质问道,“他要不是我掩护里的重要部分,我就自己把它送回收容所了。”


    “是啊,对不起啦。他们说他在收容所有些问题,而且好吧……我以为就是那种‘多爱他一点儿’的事儿呢,但他们说他有问题的时候,他们差不多是指‘汉尼拔·莱克特’那种问题,不是‘妈妈抱我不够多’。所以就是这样啦。哦,顺便说,我查了你要求的罗杰斯的队友的信息。说到汉尼拔,施密特真是个人物。”达西把报告递给她。


    佩吉按摩着鬓角,接过递来的报告。“肯定是要在联邦监狱度过下半辈子了。”


    “是啊,但罗杰斯队里的其他人看起来没这么糟。山姆·威尔逊是个社会工作者。贝蒂·罗斯和一个叫布鲁斯·班纳的瑜伽教练一起教自我防御课。克林特·巴顿在贝德-斯泰[3]有一栋公寓。”


    “有意思,巴顿能负担得起那房子,就凭一份……中尉工资?”佩吉翻阅报告时注意到。


    “要我查查他吗,老板?”


    “这主意听起来很完美,路易斯特工。”


    —


    他们第二次散步时,佩吉提出了关于他实际工作的问题。


    “所以,我把范围缩窄到不是艺术家就是幼儿园老师了。”佩吉对他宣布,“你搬着走过走廊的颜料数量可以明显指向其中的任何一个。”


    “嗯。我可以是个幼儿园美术老师啊。”史蒂夫指出,而佩吉是位经验丰富的间谍,所以她当然没有因为史蒂夫在孩子周围的行为方式就得出任何结论,那种方式是建立在他给索尔喂好吃的——史蒂夫甚至给洛基分享那些好吃的,如果不论这个小野兽已经咬了史蒂夫两次的事实——的时候耐心的方式基础上的。


    得出这样一种结论会非常可笑,因为整个和狗的行为可以只是那样——一种表演,史蒂夫可以有杀害儿童和其他平民的长期历史。或者他可以有为……九头蛇招募儿童的长期历史。


    她让自己想起了巴顿中尉贝德-斯泰的公寓。


    “你可以是。”佩吉同意道,“是吗?”


    “不。从来不想是。我确实一度考虑过当个历史老师。”


    任何一份档案里都没有这个,而既然佩吉已经知道他靠什么生活了,她继续推进。“看起来好像没幼儿园美术老师的职业那么有创造性。”


    “不一定必须是啊。”史蒂夫坚持说。他转向她,双眼满是佩吉以前从未见过装得这么成功的真诚。“我外婆以前会讲她年轻时那些不可思议的故事。关于抗议、联盟和争取平等权利的故事。她现在去世了——她和我妈,她们俩——我的一部分想要把这些故事讲给其他人。”


    “你外婆听起来像是一位非凡的女士。”佩吉温和地说。


    “是的。她和我妈都是。”史蒂夫告诉她,而佩吉自己想着,如果这种坚定最后是装出来的,她真的会打在他牙上。“妈妈是个护士,非常实际,她儿子最后是和跟她结婚的人一样的梦想家,一定伤透了她的心。但她从没表现出来,总是鼓励我去做让我开心的事儿。让我上美术课什么的。她一定很高兴听到我终于能去艺术学校了——那就是我做的事儿,顺便说。”


    “你是个学生?”佩吉问,她为自己的惊讶有多么真诚觉得尤其骄傲。就好像她不是已经知道好几天了。“享受那些学校里的漂亮模特,是吧?”


    史蒂夫埋下头,他的话安静得她几乎听不见了。“她们没有一个像你这么漂亮,佩妮。”


    “好吧,那样的话,或许我可以当你的模特。”


    —


    “你提出当他的模特?”达西低低吹了声口哨问,“哇哦。我长大的时候想当个你。”


    “那这段学徒期对你来说是件好事儿。”佩吉干巴巴地说。


    “有一回,在罗马的一次任务里,我提出给一个以为自己是艺术家的间谍摆姿势。”娜塔莎透露,“最后他在甚至画完我的头部轮廓前就把他的整个计划告诉我了。”


    “我读过那份报告。”佩吉透露说,“执行得不错,罗曼诺娃特工。”


    “我没法相信你们俩对把偶尔摆个裸体造型当成工作的一部分适应得这么好。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成为一个糟糕的间谍。”达西承认。


    “谁说摆裸体造型的事儿了?”娜塔莎回答,“做得得体的话,全身穿着衣服的造型能和裸体造型一样诱惑。作为一名间谍,我的工作是利用人们的弱点对付他们,得到信息。那才是我做的事儿。”


    “不是每个人都用那种方法。”佩吉告诉达西,“娜塔莎和我有我们自己的方法,就像你和希尔特工。只要你得到需要的信息,怎么得到的不重要。”


    佩吉相信这一点。基本上。


    —


    她没摆裸体造型。她脱掉的唯一一件东西是她的鞋。她坐在一张小沙发上,看起来对半打开就是张床——它必须这样,因为公寓只有一间卧室。


    “你还是巴基睡卧室?”她把脚塞到身下的时候问。几英尺外,洛基正试图偷走索尔的枕头,佩吉好奇这场骚乱为什么没像激怒她一样让史蒂夫头疼。


    “我们轮流。”史蒂夫承认,“我试图把它给他;他试图把它给我。我们最后决定隔一周一换。这周是他。”


    她看着他轻轻敲了敲画笔,看着他在双手开始在帆布上移动之前研究自己。漫长、稳定的凝视对一名间谍来说会不错,佩吉努力告诉自己。太多间谍因为从工作要求面前退缩而失败了,她无法想象史蒂夫做那样的事儿。


    “所以我从这场对话里了解到的就是你们俩是一样固执的人。”佩吉对他说。


    史蒂夫冲她咧嘴一笑。“巴基有我两倍那么顽固,那个混蛋。”


    “嗯。我猜我必须见见他,看看是不是真的。”


    “你愿意吗?”史蒂夫问,“你可以……什么时候来吃晚饭。如果你愿意的话。”


    佩吉向沙发靠过去一点儿。“听起来像个约会,史蒂夫。”


    史蒂夫转向他的画之前对她闪出一个微笑。“对,一个约会。我想是的。”


    —


    “一个约会?”达西问,“哇哦,如果他不是间谍,你会彻底伤透他的心的。”


    “不。如果他间谍,我会伤透他的心和好几个其他重要器官。”佩吉坚持道。“而且,即使罗杰斯不是间谍,仍然关系到巴恩斯可能是。我需要接近他们俩。”


    “不介意接近他们俩。”达西讽刺地说,“但是唉,我在罗杰斯队里的另一个热辣家伙那儿卡住了。”


    “不管怎么说吧,赚不了那么多钱中尉任务进行得怎么样了?”佩吉问,对于话题的改变十分感激。


    “哦,进行得相当不错。显然,巴顿嘴上连个把门儿的都没有吗?我两天前才搬进那栋公寓楼,我对他想象出来的生活故事了解得已经比对你还多了。”达西透露道,“他在公寓楼顶举办这些可笑的大聚会。说是他喜欢在屋顶上晃悠,因为能给他更好的城市视野。”


    “那没什么超出正常范围的。”佩吉让步了,“你还了解到什么了?”


    “据推测,他公寓楼的钱来自他哥哥的人寿保险单。我挖了一下。我们谈论的这位哥哥是查尔斯·伯纳德·‘巴尼’·巴顿[4]”。以前给联调局干过一阵活儿。超出常规了。钱可能,也可能不是来自真实的人寿保险单,因为看起来巴尼做过一些自由雇佣的活儿。”达西用触摸笔点着StarkPad说。


    “就因为他哥哥以前是雇佣兵,不是说克林特·巴顿就是。两位马克西莫夫[5]特工都证明了家庭并不决定你效忠于谁。但这确实……引出了一些疑点。”佩吉承认道。


    “是啊。不过有点儿悲伤。我是说,他们的童年糟透了。父母的虐待,在孤儿院里度过的时间,逃跑加入马戏团……”达西的声音逐渐变小了。


    “成为间谍的原则,路易斯特工,就是不要因为悲惨的童年故事而倒下。”佩吉严厉地说,“你可以同情曾经作为孩子的他,但永远不要影响到你对待现在作为大人的他的方式。”


    —


    事到临头,佩吉总算在她日程表上的“约会”中见到了山姆·威尔逊和詹姆斯·巴恩斯两个人。


    “他们谁的感觉都不怎么发达。”她在那张真的不够两个人以上用的小桌子旁坐下时,山姆告诉她。“两个人的计划都一塌糊涂,总是遇到麻烦。巴顿也是。真的,他们给我和罗斯的活儿比敌人给过的都多。”


    比施密特还多,佩吉想问。但她没有。


    “可怜的山姆,总是得在我们摔倒的时候抓住我们。”巴基毫无同情心地说。


    “这些是我的朋友。”史蒂夫把意面放在桌上的时候以一种舞台低语小声说,“无论如何,请别让他们吓到你,佩妮。”


    “拜托,罗杰斯。你的朋友是关于你最好的一部分。”山姆嘲笑他。


    “我还在想索尔可能是关于我最好的一部分呢。”史蒂夫马上反击。然后他坐下了,佩吉只能因为桌子导致的强行靠近感谢它有多小。


    “你选狗都不选我们?天哪。继续说下去,你的女性朋友就要以为你是个蠢货了。”巴基警告他。他对佩吉眨眨眼,充满了一种自以为是的信心,和他使用假肢不自然的方式完全相反。


    “我永远没法那么想史蒂夫,我确定。”佩吉告诉他,史蒂夫朝巴基的方向闪出一个得意的假笑。


    “即使罗杰斯比起我们更喜欢他毛乎乎的杂种狗,我也觉得有义务告诉你这份意面是从头做起的,做饭花了他六个小时。他不会炫耀那个,但是可能有人应该。”


    “我不能占据所有功劳。在此之前,那是妈妈的秘方,也是外婆的。”史蒂夫回答。


    “是啊,但她们不是为了在这儿给佩吉留下深刻印象做了好几个小时苦工的人。”巴基指出。


    佩吉把这句话和史蒂夫尴尬的微笑作为品尝它的标志。她已经观察到巴恩斯和威尔逊都吃了意面,也舀进了自己的盘子,所以它没被下药或者下毒。“这值得你为它做的每一个小时的苦工。”她回答。


    —


    “娜塔莎说你在假装和你的笨邻居约会,因为你觉得他是个间谍。”佩吉再一次带她到神盾的射击场时,莎伦评论道。


    她试过带莎伦去常规的民用射击场,但说真的,又不是说莎伦不了解自己的生活——差点儿被绑架,因为她姑姑的职业角色保证了这一点——而民用射击场到处都是想要指导佩吉怎么射击的人,就好像她需要那课程似的。


    佩吉确定莎伦的父母会吓坏的——就在他们停下环球漫步,有足够长的时间真的带大他们女儿的那一分钟。


    “那……是个基本准确的描述。”佩吉同意道,“纠正握姿,莎伦。你一直那么拿枪,一次突然袭击就能轻易解除你的武装。”


    “我打赌那从没在你身上发生过。”莎伦忠诚地说。


    “神盾的第二次任务,在瓦坎达和黑豹一起战斗。”佩吉简单地说,“这就是我为什么能建议你不要重复我的错误。”


    莎伦点点头,重新调整了她的握姿。“你觉得他是个间谍吗?那个搞艺术的家伙?”


    “我还不知道。一名好间谍在掌握所有事实之前不下结论。如果他是个间谍的话,他是个非常好的间谍,那是一定的。”


    “没有你好。”莎伦严肃地说。


    —


    她和史蒂夫决定冒险一些,带洛基和索尔去狗公园。洛基最后关在了佩吉的实验室里,在索尔出去和其他狗玩儿的整段时间里都在咆哮。


    “所以我应该告诉你你通过了这项山姆和巴基测试。”史蒂夫告诉她,“我确定你听见这个会吓一跳的。”


    她发现自己享受少见的零星挖苦,甚至比享受他看起来所有的善良还多。或许因为太出乎意料了,又或许因为这让她相信这是一个真实的人,有缺点什么的,而不是一个谨慎地设计出来的人格。


    尽管一名好间谍也会表现他的人格缺陷,因为真实生活不是詹姆斯·邦德的电影。


    “噢,我非常高兴。”她反击道,“你可以告诉他们,他们也通过了这项佩妮·康纳测试。”


    史蒂夫向后靠住他草坪上的胳膊,大笑起来。如果他的任何一件衬衫真的合身的话,都不会这么色气的。“看吧,那让我很开心。我也应该告诉你,你是我们回来之后,我的第一个不盯着巴基胳膊的约会对象。所以,你知道的,那给你加分了。”


    对于巴基和史蒂夫来说都是,佩吉怀疑。


    “不幸的是,对一个士兵来说,丢掉四肢之一不是没听过的事儿,史蒂夫。”佩吉回答,“我如果被他吓到的话,就得比我愿意的傻太多了。”


    史蒂夫歪起头,再次打量着她,就像他画她的时候那样。“这是你第二次提到关于士兵的某些非官方的——而且准确的——事实了。你也是个老兵吗?”


    “不。我父亲以前是你们美军的士兵。他在海外驻扎的时候遇见了我母亲。”这是她最喜欢的掩护故事之一,基本是因为它显然和事实没有一点儿相似的地方。她也享受这个故事,因为她知道他父亲会觉得他是个美国人或者一个士兵的想法非常可怕。


    “我希望他是位绅士。”史蒂夫插话,这不是她期待的回答。“我是说……有时我的战友们可不是。他们到海外的时候。我是说,我没有说你父亲是个坏人的意思,我就是……”他的声音变小了,咬住了嘴唇,佩吉可怜起他来。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他在我身边的时间没长到让我了解他。”她说,因为史蒂夫的背景显示,如果是因为和佩吉暗示的完全不同的原因,乔·罗杰斯也没能看着他儿子长大。


    “所以他根本不是位绅士了。”史蒂夫暴躁地说,“我爸也不在我身边。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死于友军的误射炮火。从我妈妈给我讲的他们以前的婚姻来看,那让她很悲伤。”


    “我想你说过你父亲是个梦想家?”佩吉指出。


    “他想当个作家,但是那可付不起账单,所以他就参军了。”史蒂夫解释。


    “那是你参军的原因吗?”想要不辜负一个他从不认识的人看起来很奇怪。


    “不。我参军是因为巴基参军了,有人得看着他的背后。”史蒂夫暂停了一下,“而且因为……我以前身体不好。我好一点儿的时候,发现自己可以用这个健康的身体帮助人们,军队看起来是一个这么做的好方法。”


    他的声音之下有一种勉强,佩吉几乎希望她不用必须刺探了。


    “你做到了吗?”


    “没有。”史蒂夫的后背靠了回去,抬起头看着天空。“我学到的一切就是我太天真了。”


    —


    “所以……巴基在治疗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是罗杰斯没有?”下一次会议上,加布问。“这就是我从对话中得到的信息。”


    “我也是。”达西附和道,“顺便说,你在我升级到负责巴顿之后,又背上了负责巴恩斯的包袱,我一点儿都不嫉妒。你知道要隐蔽在一个狙击手周围有多困难吗?”


    “巴顿以前也是狙击手。”加布提醒达西。


    “对,但我放弃了所有掩护,就搬进去和他住了。搬进他的公寓,我是说。”达西纠正道。


    “我们或许应该派娜塔莎跟踪巴恩斯。她最擅长掩护的事儿。”加布承认。


    “是的。”娜塔莎同意,“但到目前为止,我一直非常享受罗斯和班纳的自我防御和瑜伽课,不想放弃这些和你们任何一个人交换位置。”


    “谁在监视威尔逊?”佩吉问。


    “和整场对话一样可怕的是,”弗瑞完全忽略了她的问题,以一种毫无疑问自己根本没觉得可怕的声音说,“我期待来自我最好间谍的更好的过程汇报。从你们所有人告诉我的来看,至少,我们应该研究招募巴恩斯和巴顿。”


    “或许还有罗杰斯。”佩吉大声说,“我研究了一下厄斯金的故事。这是他在厄斯金的‘治疗’前的样子。”她把年鉴滑到会议桌中间。


    “好吧。治好他的哮喘不可能导致这个。”达西抗议道,“这就像是……以灰色头骨之力[6]啥的。”


    “或者变种人啥的。”弗瑞沉思地说。


    “你觉得厄斯金把他变成变种人了?那真的可能吗?”娜塔莎问。


    “治好哮喘突然把你变成了一个希腊神祇,这可能吗?”达西问,“因为这两个对我来说看起来是一样的。”


    “哮喘的治疗措施看起来会和他的有一样多的副作用,这看起来也同样可能。”佩吉坦诚地说,“我们带着狗在90度[7]的天气出门,跑来跑去,他从来没流过一滴汗或者加快过呼吸。洛基有一天咬了他,第二天就根本没有看得见的伤口了。”


    “那么谁负责讯问厄斯金?”加布问。


    “没人。”佩吉回答,“厄斯金在罗杰斯神秘的治疗两年后去世了。因为枪伤。杀手一直没有抓到。”


    “罗杰斯当时在哪儿?”弗瑞问。


    “海外。”佩吉回答。她没提到她有多如释重负,因为她开始认为史蒂夫·罗杰斯是的那个人不可能犯下谋杀。


    她可能在关于这个男人的其他每一件事上都是错的,但她不想在这件事上犯错。


    —


    洛基占领了索尔的枕头,大狗非常悲痛,佩吉同情地拍着他,看着史蒂夫切土豆准备做早午饭。约会进行到现在,佩吉已经习惯有人给自己做饭了,她也能习惯看着史蒂夫胳膊上的肌肉随着他每一次移动刀子而收缩。


    “嘿,你知道我有一天意识到什么吗?”史蒂夫突然说,“我意识到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我是说,你没给出一点儿明显线索,像是幼儿园美术老师啊,或者其他的。”


    这很公平,但佩吉有个方针,只在他们问起的时候才提供信息。“我在读比较文学的博士学位。”她解释说。这是她本科生时最喜欢的课之一,而且如果不是“菲利普斯博士”最后变成了“菲利普斯特工”的话,可能会一直都是的。


    “噢?你的论文是关于什么的?”


    “我还在缩小范围。总的主题会是二十世纪美国间谍小说中的性别与暴力,但拉什曼[8]博士认为那太宽泛了。”


    “听起来真血腥。”


    “我肯定你见过更糟的,大兵。”


    重新切菜之前,史蒂夫的胳膊僵住了一分钟。“或许吧。”


    “虽然我肯定那不怎么令人愉快。”佩吉评论道,想起他们以前的对话中,他渐渐疏远的方式。


    “是的。”史蒂夫说,“这就是我为什么离开了军队。你知道的,不喜欢血腥,必须离开。”


    他的声音短促而清晰,但还不足以让佩吉忽略他在对她说谎的事实。


    —


    “问题是,他是故意对你说谎,还是马马虎虎?”下一次会议上,弗瑞说,“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对你说谎了。”


    “你发现什么了?”佩吉问。最好赶快把这事儿处理完,最好水落石出,最好就接受她几乎因为他的瞎话而沦陷的事实。


    “我一直在查他的记录。并不完全能说通。”弗瑞回答,“这家伙因为英勇作战获得了勋章,而他的记录上甚至没有任何能证明这个的迹象。他的记录显示他就是个非常普通的士兵,和其他人一样。”


    “但如果他是个非常普通的士兵,他就不会需要跟两名狙击手和两名武器专家合作了。”佩吉指出。


    “那可真遗憾,因为我绝对享受免费租房。”达西评论道。


    “如果他是个非常普通的士兵,他可能真的在阿富汗驻扎过。”弗瑞继续说,“但我深挖了一下,接触了一两位欠我人情的上校,结果他是在中东呆了一整周。然而,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他是在马德里坡[9]和拉托维尼亚[10]。”


    娜塔莎瞥了一眼桌子对面的她,佩吉想告诉她,这完全没关系。她已经对这种可能性做好了准备。


    因为娜塔莎说对了——间谍的生活里没有“巧合”,英俊的邻居也不例外。


    “这些没有一项能证明他,或者他的团队,是间谍。”娜塔莎指出。


    “对。但这的确让史蒂夫·罗杰斯一直没能说出真相。”加布总结道。


    —


    佩吉没。她没有原因这样。


    她会承认很失望。


    但她没疯。


    然而罗杰斯给她打电话,取消了他们固定的日常散步时,她松了一口气。


    “索尔感觉不太好。”他解释说,而且噢,他听起来对此非常抱歉


    “那你或许应该带他去看兽医。”佩吉在挂电话之前说。


    她可能有一点儿疯了。


    不管怎样,她真的能听到两个低沉的声音穿透他们的公寓墙,所以她接到消息的时候并不惊讶,加布告诉她巴恩斯取消了下午和心理咨询师的预约。


    她把这天剩下的时间花在了公寓里,等着隔壁传来任何可疑行为的信号,然而到夜幕降临时什么都没发生,她听见他们两个都上床休息了,她也这么做了。


    她听见伴随着一阵奔跑的脚步声的第一声尖叫时仍然尝试真的睡下去。在第二声尖叫前,她的枪已经拿在手里,她听见史蒂夫低低的声音时,已经在到前门的半路上了。


    “没事的,巴基。嘘,只是一个噩梦。”


    好吧。只是一个噩梦。佩吉想知道巴恩斯做过或看见过什么,能引起那么剧烈的尖叫,但不管是不是间谍,痛苦重现都不是佩吉能评判的东西。


    毕竟,他们都会有。


    佩吉走回床边,但她没有尝试继续睡觉。如果隔壁低低的声音是某种暗示的话,那并不是巴基或者史蒂夫。


    —


    “我和简谈过了。”第二天午饭吃到一半,达西偶然提起,“你知道她是个天体物理学家什么的,但显然研究风暴啥的也是一部分?我不知道,我不是个科学家吧?”


    “不,你是个训练中的出色间谍。”佩吉严肃地提醒她。


    “是啊。所以反正吧,显然这两周弗瑞告诉我们罗杰斯是在阿富汗来着吧?任何部队驻扎的地方都没有真正报告过暴风雨,尤其是罗杰斯应该在的地方。但是……那次我们对马德里坡的未经证实的观测,有暴风雨。那地方到处都有暴风雨。暴风雨正好发生在那里的农村报告交火和不明飞行物的时候。不明飞行物很奇怪,但是嘿。”


    好吧,至少暴风雨的故事有点儿事实基础。但然后呢,那就是最好的特工怎么工作的了,不是吗?


    “干得不错,达西。”


    “是啊。伙计们下雨啦项目最后符合了所有悲观猜测,这可真是太糟了,哈?”


    “如果你指望乐观主义能占上风,你真是进错了领域了,路易斯特工。”


    —


    巴基·巴恩斯做噩梦之后的晚上,史蒂夫来看她了。


    “我听见你昨晚起来了。”史蒂夫承认,佩吉想知道这是不是史蒂夫和她分享过的第一个真相。


    “我们的墙挺薄的。”佩吉承认道,她让他进了公寓——在过去两天里她再二再三地检查过臭虫的这套公寓。


    或许她对此是有点儿马虎,但她还没发现任何新的臭虫,所以她的马虎没导致任何长期损害,她告诉自己。


    “我本来想——我不是要道歉。”史蒂夫严肃地说,摆好一副争论的表情,“因为关于巴基,没有什么可道歉的。”


    “不,当然没有。噩梦不是什么羞愧的东西,史蒂夫。不要为它们道歉。”


    他意识到她不会和自己吵架的时候,他的面部特征放松了。他转过身,佩吉以为他要回他的公寓了。但是,他把头靠在公寓门上,轻柔地说话了,佩吉简直听不出他的话。


    “那是我的错,你知道的。我到他那儿不够快。如果我——如果我做到了,就不会有噩梦了。而是有那条胳膊。”


    佩吉想起法尔斯沃思,因为那个她会永远认为是自己犯的错误,他永远不能回到战场了,无论神盾和法尔斯沃思怎么告诉她她不应该那样想。


    “你逼着他参军了吗,史蒂夫?”


    “不,当然没有。其实他是在其之前参军的。”


    “那你必须尊重这个选择。我们都——”选择了这种生活,而这就是我们因此得到的“——我们都会后悔,但你在试图为巴恩斯的选择和那些伤害他的人所做的事负责。这不仅对你不公平,对他们也不公平。”


    “希望我能多做点儿是不公平的吗?”史蒂夫静静地问,“他尖叫着醒过来,而我不能……我不能做任何安慰他的事儿。”


    “对,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对的。因为他——和我听到你的声音的一刻,他就停止尖叫了。你在那儿就让他的生活好得多了,史蒂夫,而且你应该因为你能够给予这么多而高兴。”


    史蒂夫转过来看着她,他的眼睛湿润了。“我很高兴你在这儿,佩妮。”


    —


    第二天,佩吉盯着电脑看了好久,苦思冥想着她要做的关于这场对话的汇报。


    她知道罗杰斯是个骗子。她知道他在他们大多数的对话里都不真诚。


    但汇报他因为巴恩斯而崩溃……佩吉可以说谎,说这是无关的。她希望这情况属实。


    但说真的,这对违规来说看起来就有点儿严重了。即使间谍也有标准,佩吉告诉自己。


    —


    她这次没摆姿势。从技术角度来说,没有。


    但史蒂夫拿出了画板,正在给她画速写,索尔的头枕在她膝盖上,洛基蜷在沙发底部,另一个他从索尔那儿偷来的枕头上。


    佩吉看着史蒂夫画画,只有一刻,她允许自己好奇了一下,如果情况不同会是什么样。她想知道这些画画的时间,这些日常的摆着姿势的时间,会不会通往其他地方。


    不。她不需要想那些,对吧?作为一个间谍,她不得不对其他每一个人说谎,但对自己真诚却是必要的。


    如果情况不同,她就会穿着留给特殊的、非间谍场合的紧身红裙子。如果情况不同,她就会把索尔推下沙发,解开那条裙子顶部的扣子,让史蒂夫能看见她的胸罩完美地配上了她的口红,而甚至更完美地配上了那条紧身红裙子。如果情况不同,她就会等到画完一半时,偶然地从高跟鞋上滑到,把他的注意力拉向她的双腿。他就会抱怨她改变了姿势,而她就会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


    然后用她力所能及的每一件事来让他放下画板,重新把他双手的注意力集中到


    “所以艺术学校最近怎么样?”佩吉问。


    “挺好的。”史蒂夫告诉她,“而然后,我有一个挺好的灵感[11],所以怎么能不好呢?”


    —


    娜塔莎在和罗斯上“自我防御”课,达西和巴顿一起去买弓,而加布在调查让巴恩斯失去胳膊的事故,佩吉就和霍华德一起吃了午饭。


    他们在他的实验室里吃的,当然。


    “如果我们出去,我们就可以有一顿得体的午餐了。”她告诉他。


    “芝士火锅?”


    “永远不吃芝士火锅,不管你问多少次。”佩吉反驳道。


    “唉呀。反正我也拿不出那么多时间。我在威尔逊的翅膀材料上马上就要有突破了。”霍华德回答,“你看见过它们了吗?它们就是奇迹。”他比划着在他工作台上排成一排的照片,佩吉看了一眼。


    照片里,一双翅膀放在一个看起来是小柜子的东西上。但从拍下的照片来看,他们明确地解释了“不明飞行物”。从够远的距离看起来,佩吉认为任何人戴上这些看起来都会是那样。


    “他们让参与威尔逊的案子?”佩吉问,“你都不算个间谍,霍华德。一个飞行员,对,而且是一位出色的发明家,但……”


    “当然没有。他们让托尼参与这个案子。我只是在分析托尼带回来的金属样本。


    “你让一个青少年参与一次有潜在危险的任务?你自己的儿子?”


    “当然了。威尔逊是个社会工作者。他的关注点在青少年上的时候,基本不会听我的问题。”


    “每个人都知道你儿子是谁,霍华德。”


    “这让他对威尔逊说的所有爸爸问题更可信了。得啦,谁会不相信霍华德·史塔克这样的混蛋富人是个糟糕的父亲啊?”霍华德热情地说,“这是个完美的故事。而且,这是团队努力。他的朋友们,罗兹和波茨,他们也一直在给威尔逊提供爸爸问题和妈妈问题。弗瑞计划到他们18岁的时候把他们都招进来。”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哪儿有问题。或者是弗瑞。你让你儿子——和两个无辜的平民青少年——把自己置于潜在危险里,以便——”


    “以便我们确定其他平民安全。”霍华德打断了她,“好像你没对莎伦这么做似的。”


    “我不会的。她太小了,不能上战场。”


    “是啊,弗瑞想到你会那么说了。”霍华德沉思道,“这就是我们派托尼的原因。”


    —


    佩吉打算好了要去见弗瑞,告诉他她对威尔逊计划到底是怎么想的。不幸的是,她的计划被娜塔莎的一个电话打断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罗斯刚刚接到一个来自‘她战友’的紧急电话,匆忙离开了,”娜塔莎转述道,“我现在在去你公寓的路上。”


    “我在那儿等你。”


    她到的时候,迎接她的景象是半打用武器瞄准公寓大楼的人,威尔逊的翅膀在她的公寓大楼上运转,开火的声音,箭从屋顶飞出,而史蒂夫陷在他们公寓屋顶的肉搏战里。


    除了加入战局,真的没什么其他选择了,真的。


    “佩妮?你得离开这儿。”她爬上屋顶的时候,史蒂夫吼道,那一刻,他档案里上尉的军衔让整个世界都说得通了,因为他当然足够有领导力。


    “你在这儿以一对二只能靠策略了。你需要更多武器。”


    “武——”史蒂夫躲过一击,佩吉假装没看见她打中他正在与之搏斗的那个男人时,他眼睛睁大的样子。“你们比较文学系里他们教这个?”


    “其实是神盾局里。但我相信讨论的时间还得等等。”


    —


    最后,史蒂夫终究不是个间谍。在所有事发生之后,这更是个不太可能的结果。


    不是不太可能的结果的事实是,史蒂夫、巴恩斯、巴顿、罗斯和威尔逊都被带进神盾讯问了。他们坐在桌子一侧,而佩吉、弗瑞、霍华德、罗曼诺娃、琼斯和路易斯坐在另一侧。


    “厄斯金医生说可能会有些副作用。”史蒂夫坦白道,“不过我没真的在意。我想要的一切只是能没有痛苦地呼吸,还有能帮我妈妈负担一些爸爸给她留下的账单。”


    “我们在讨论哪种副作用,孩子?”弗瑞问。


    史蒂夫看向她。“你的间谍们没告诉你那个吗,局长?”


    “这是你讲讲自己故事的机会,史蒂夫。”佩吉简单地回答,“不过是的,我们意识到了强化的耐力、大量的痊愈能力,而且我们今天在战斗中看见了提高的速度。有其他什么我们漏掉的吗?”


    史蒂夫咬着牙,低头看着桌子。“给了我额外的力量。视力和听力也敏锐了。”


    我在隔壁听见你了,佩吉想。


    但他不可能听见每一件事,否则首先,他知道她是个间谍的时候就不会这么惊讶又生气了。


    “我参军了……具体的原因我已经告诉过佩妮,而且因为我的力量最终还是太晚了,没能帮助妈妈……军队给了我这支队伍还有巴基,派我参加我从没梦想过的任务,就在布鲁克林。”史蒂夫又看向她,咬紧了牙。“反正,额外的力量是个帮助,也引起了施密特的注意,他为了自己得到它们会做出任何事情。”


    然后史蒂夫瞥了巴基一眼,佩吉突然很高兴她没在自己的报告里写确定的东西。


    “包括杀害厄斯金医生?”弗瑞猜测。


    “是的。厄斯金不给他治疗的配方,所以……他杀了他。”史蒂夫向下看了一眼桌子,“后来他开始沉迷于自己复制配方。”


    “我猜他或许也应该为夺去巴恩斯的胳膊负责。”娜塔莎猜道,佩吉很高兴自己不用提起来这事儿。


    巴基又一次不自然地摩擦着胳膊,但他回答了。“对,他试图攻击史蒂夫的弱点,因为嘿,你失去的时候,小气一点儿也是公平的,我猜。”


    —


    这场对话持续了五个小时,在这之后,弗瑞对史蒂夫队伍里的每一个人提出了加入神盾的邀请。


    “作为一个间谍,我到底应该用一条胳膊做什么?”巴恩斯质问。


    “今天也没挡住你嘛。”娜塔莎指出,“而且,我们有好得多的心理咨询师,比你现在看的那位的资格好得多。”


    “基督啊,你们这些人太危险了。我或许是应该参加,就为了看着点儿你们。”巴恩斯沉思地说。


    “好吧,如果这个队伍里第二好的射手参加了,我猜我也得参加。我是说,我不想作为第二好的人离开你们。”巴顿说。


    “操你的,巴顿。”


    “我一直告诉你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巴恩斯。”


    “尽管你们这么需要队伍里有些真正理性的人,我还是不得不拒绝。”罗斯对弗瑞说,“我喜欢军队只是因为参军让我父亲生气。布鲁斯和我现在的状态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但如果你们需要一位武器专家,你们知道到哪儿找我。”


    “他们已经有一位武器专家了。”霍华德纠正。


    “是的,我读过你的研究,而且我也看见了你武器的运转状态。”贝蒂点头同意,“说到那些第二好的人们。”


    “我在一种情况下会加入,”山姆说,佩吉努力不去注意史蒂夫对他投去的受伤表情,“托尼仍然过来进行日常聊天。”


    “但他不再需要那些了。”霍华德说,“那只是个计策。和其他每一件事一样。”


    佩吉考虑因此揍霍华德一拳,但威尔逊替她省了事。“不。你们这些人或许是训练有素的间谍,但我是个社会工作者。孩子需要一直过来和我聊天。他也可以带他的朋友们,尽管他们都有真正的家庭。”


    “说定了。”弗瑞回答。


    “嘿,不应该是我做选择吗?我是他爸。”霍华德指出,“而且我应该和玛利亚讨论一下。”


    “玛利亚会同意威尔逊的。”佩吉指出,“就像她同意我开枪打斯坦恩一样。”


    佩吉觉得霍华德脸上的表情几乎值回了一切。至少,直到史蒂夫站起来走出房间之前。


    —


    佩吉正在准备她的下一次任务时,娜塔莎发现了她。法国很好,而且她以前也和丹佛斯上校[12]合作过。所有迹象都指明,它会比上一个任务顺利得多。


    “巴黎是个不错的城市。”娜塔莎告诉她,“我有一次在那儿和一位可爱的红头发律师一起跳舞。我当时在执行一次任务,但我可怜的傻瓜之心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什么偶然恋爱是讲给孩子们听的吧?”


    “我说那些话的时候也是在卧底。”娜塔莎提醒她,“但这一点是不变的:你不是那种选择爱情而非责任的人。如果罗杰斯适合你,他不会要求你为此道歉的。”


    —


    那晚她回到家时,史蒂夫确实在她公寓外面等她。他手里有一个速写本。


    “我在想,我真的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史蒂夫终于说,“我是说,不用是天才也知道不是佩妮。”


    “玛格丽特·卡特。”佩吉回答,“除了我祖母,每个人都叫我佩吉。”


    “佩吉。这是个很美的名字。”史蒂夫对她说。


    “我父母也这么想。”


    “你父母……你告诉我关于他们的事儿有真的吗?”


    “一个字也没有。”


    史蒂夫低头看着他的画板。“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说谎。我知道。我知道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做些不那么好的事儿来保护人们。但问题是,你是佩吉,而我过去的一个月都在爱着佩妮。她……我会告诉佩妮所有关于厄斯金的事儿,所有马德里坡发生过的事儿——每一件。她会是我队伍之外,第一个听我说过这些事的人。”


    “而现在你知道她不存在了。”佩吉替他说完了。


    “我知道了。好吧,我知道。”史蒂夫把头靠在她公寓的门上,抬头看着她。“弗瑞两个小时前把巴基送回家了,带着一份你的任务报告。我猜或许是他希望这能让我加入神盾,或者怎么样的。”


    “这改变你的想法了吗?”


    “关于加入神盾?不。我当兵的日子结束了,贝蒂和我会每周一起吃一次午饭,嘲笑队里其他人的选择。”史蒂夫告诉她,“但你在那里没有写任何关于巴基噩梦的事儿或者……我对你说的关于它们的事儿。”


    “我考虑过。”佩吉告诉他,“关于我你应该知道那么多。”


    “但你没有。而我想那意味着毕竟你离我爱上的那个女人还不算太远。”


    “我讨厌狗。”佩吉突兀地说,“我明早就要把洛基送给霍华德的儿子,而我要找一只可爱的、通情达理的猫。或许是条鱼。”


    史蒂夫的双唇轻轻地翘起。“我会想念我们的散步。”


    “我也会。”佩吉真诚地说。


    “你可以……还是过来和我还有索尔呆在一起,如果你想的话。”


    “我可以的。”佩吉同意,她不想听起来过于急切,但她的嘴唇背叛了她。“那曾经是你了解佩妮的最好方式。或许也是你了解佩吉的最好方式。”


    “我愿意了解佩吉。”史蒂夫同意地说,“所以……我明天能见到你?”


    “不,不会的。我明天在法国有个任务。我会离开两周。我们的散步得延期到那时候了。”


    史蒂夫看起来很失望,而佩吉在一生之中从来没因为看见另一个人类看起来失望而这么高兴过。


    “好吧,那么,从明天开始两周。听起来像个约会啊,佩吉。”


    佩吉对他微笑着,打开了公寓门上的锁。“一个约会。我想是的。”


———————————————————————————


[1] The Van Dynes,漫画中的黄蜂女(Janet Van Dyne)一家。


[2] Chipotle,一家墨西哥烤肉连锁店。


[3] Bed-Stuy,全称为Bedford-Stuyvsant,布鲁克林中北部的一个社区,是纽约市最著名的黑人社区之一,但近年来白人数量不断增长。该社区可能拥有美国最大的一片保存完整、翻修不多的维多利亚式建筑群,包括褐石屋、小型公寓楼和联排别墅等,房价高昂。


[4] Charles Bernard “Barney” Barton,漫画中的人物,详细资料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7%B4%E5%B0%BC%C2%B7%E5%B7%B4%E9%A1%BF


[5] 应指旺达·马克西莫夫(Wanda Maximoff)和皮特罗·马克西莫夫(Pietro Maximoff),即漫画和电影中的红女巫和快银,在漫画中他们是万磁王的孩子。


[6] 出自20世纪80年代美国著名动画片《宇宙的巨人希曼》。详细介绍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He-Man


[7] 华氏温度,换算成摄氏温度大概是32度。


[8] Dr. Rushman,本文中出现的其他人名均在漫威电影或漫画宇宙中出现过,可以推断Rushman或许也是漫威宇宙中的人物之一。除了娜塔莎在《钢铁侠2》中假扮的托尼的私人助理娜塔莉·拉什曼(Natalie Rushman)之外,还有X战警中的人物骨髓(Marrow,一译“骨后”)萨拉·“卢什曼”(Sarah Rushman),以及Lynx,她曾经和黑寡妇及金刚狼合作过,并被后者注入了名为南希·拉什曼(Nancy Rushman)的人格,这一人格以前曾被黑寡妇在任务中使用过。


[9] Madripoor,漫威漫画世界中的一个虚构国家,官方名称为马德里坡公国,是马六甲海峡南部、新加坡西南方的一个岛国。详细介绍见http://zh.marvel.wikia.com/wiki/%E9%A9%AC%E5%BE%B7%E9%87%8C%E5%9D%A1%28Madripoor%29?variant=zh


[10] Latveria,漫威漫画世界中的另一个虚构国家,位于匈牙利、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之间,是毁灭博士(Dr. Doom)的祖国。详细介绍见http://marvel.wikia.com/Latveria


[11] 原文为“I have a pretty good muse”,muse在英语中既有“灵感”之意,也指文艺女神,此处史蒂夫或许用了一个同音双关。


[12] 或指Carol Danvers,即漫画中的惊奇女士,前美国空军情报局探员,后升职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安全负责人。



〓lofter冬寡tag整理〓按作者昵称首字母排列〓

┬┴┬┴┤・ω・)ノ├┬┴┬┴:

A bit


A bucky A day




爱此清凉窟


Russian Souvenirs 俄罗斯纪念品


【未完结】Lady and Bear




Akierika


同居三十题   相拥入睡  一同外出购物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做饭  浏览过去的照片 后续  大扫除 后续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相隔两地的电话 第二部分  早安吻  替对方挑衣服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一方卧病在床




arashikage


Dreams Belong to the Past   1-4  5-7  8-12  13-18  19  20-22  23-25  番外




啊惜


【未完结】Home.House.Winter.




BADNOODLES


截稿日期




白斓猛虎


何处有你,便是吾乡


大胸吧唧的烦恼(大雾)


另一种相遇




白露未已


总之,这不是想象中的恋爱


不如跳舞


与你相遇好幸运


锤老师教你谈恋爱


七夕大作战


三天打工?三天助攻?


心理医生   1  2


【未完结】一见钟情




霸气外露馅_


花楸树与舞




Baquerosia


校园系列之一 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的开头故事


Shadow of Red       




Barnoff


【未完结】美式极端AU




BuckyNat


【未完结】Faint




参天巨柱


人柱爱丽丝


The Painless Man-无痛之人


奇迹冬兵


我的女朋友有点帅(暴力高校设定)


时差


没有朋友的怪物先生


【未完结】恋爱循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未完结】高地之屋(丧尸AU)   01  02  03




长歌采薇


没题目八号


没题目九号




惆怅客


Lifelong




楚钟七


爱情使人肥胖




CiciMJ


黑寡妇回忆录


没题目二号


杀死巴基巴恩斯


没题目三号


师生炮


冬兵计划(卡特特工衍生)


审讯play


Rememberance   1  2  3  4  5  6  7


没题目的校园AU   1  2  3  4  5  6  7  8  9  10  11-12  13




茨茕㯖苳


相见之后的再见


不是每个八旬老人都有九旬老人的陪伴   1  2




Creature-wild


亲爱的巴恩斯


奥格瓦回忆录


Ceiba     


【未完结】睡衣




Cumberbaby_


【未完结】The last dream   01  02  03




Dearest_Natasha


Blood On Our Hands  续写


You know where to find me


A Little Game


你若归来


I'll use you as a warning sign


We're both made of similar stuff


The Asset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未完结】你的样子   1  2  3上


【未完结】爱情太短,遗忘太长   第一章  第二章-1


【未完结】Positive   




DowneyChaN


I Like Her


我以为我会至少记得你


一封情书


冰冻之下




Drapple.Romanoff_


短故事


【未完结】blood of my blood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渡迟


赐我梦境




FaFaDowney


(职场AU)我抓住你了!   1  2  3  4  5  6  7  8  


捕获一只小Natasha   1  2  3  4  5  




疯狂先生


无题




Fridadadadax


The ONE(AU)


在诺夫戈罗德城敲响了钟声


保护欲(开车练习)


【未完结】金属,冬雪和喀秋莎   01  02


【未完结】Catch Me if You Can




Glorecy


涸霖


久暌之需


SUPPOSED


unreliable


转圜


【未完结】执行者


【未完结】我每天都听到楼下传来打斗声……




鬼市


As Time Goes By




孤鲸


【未完结】【ABO】你记得我,还是已经忘记




顾千珩


骨折的胳膊与拥抱


A-Z




海饼干


Hunting Season


烈女怕缠郎   01-02  03  04-05  06-07  08  09-10  11  12  13-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寒山远黛


冰雪不曾消融   1  2  3  4  5  6


【未完结】原为梦中人   1  2




寒衣


I met my soulmate, he didn't




喝咖啡要加糖vi


喏,给你小李子


孤独堡垒


Smile!




黄瓜喜欢吃海参


发圈


homecoming


五次他们秀了队友一脸,一次大家一起秀恩爱




灰度值


礼物


Black and red(哨兵向导梗)       




Ine


无题


无题二号


【未完结】玫瑰的闪光


【未完结】Haunting Dreams   1  2




In My Eyes


喝醉的Bucky中士


【未完结】论如何和女神一起饲养一对狗男男   1  【小剧场】如果有一天你的宠物突然变成人  2  3




JacinthKu


我媳妇老觉得我不在乎她??




姜饼先生


Days


一辆车


【未完结】Remedy   -1-  -2-  -3-




金鳞蟒


盾与鳞         




今天冬all了吗?


没题目的运动员AU


520小段子


六一小甜饼


惊吓or惊喜


午后旋律


特工和猫


Memory


【未完结】Small   part 1  part 2


【未完结】oops, Daddy is pregnant   1  2


【未完结】MCU 冬寡流水脑洞【nc —17】   1  2


【未完结】一辆小破车   1  2




锦不语


没有任务的日常




joyj


你还记得我,对吧




卡拉什尼科夫鸦


红色盲


一方死亡30题


永冬之夜


求婚警报


红痕             终章


利斯特维扬卡的钟声     


艳匪         完结


忏悔     


雨中教室   


不说再见的告别       


邻里关系   


最后的哥萨克   


重逢计划   




坑底一坨烂泥


【未完结】Model Couple 模范夫妻     




Kr_Romanoff


片段




Lands of forgotten°


不是James




岚色纸飞机_亦岚


Once Upon a Time   01  02  03  04  04.5  05  06  07




Lcxc


【未完结】Mad World   1  2  3  4




Lee_Siren


Shy


你这头蠢狼   1  2  3  4  5  6  7  8  9  10




Leslie


不知道想什么题目反正是糖   1  2  3




Lett


失之我幸


没题目的娱乐圈AU




泠霏


疼痛




銮鸾.


我想不出题目的冬寡短篇


年龄差10


一言不合就肛了那只James吧


Barnes老师我喜欢你呀[现代师生AU]


Small   1-3  4-6


不务正业的杀手吧唧   1-4  5-9  10-12


游戏up主冬日战士的流水账   0-4


神她妈,谁说的人鬼只能悲恋   0  1  2  3  4-5  6


路过蜻蜓   1-5  6-10




漫长时光


片段




玫瑰


【未完结】黑暗世界   1  2


【未完结】【论坛体】媳妇是个撩妹/弟高手怎么办




每天都在修罗场的他喵


【冬寡蚁蜂幻红盾铁锤基双巨鸟虫】女孩儿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写的情书


【3490冬寡盾铁】我跟我兄弟说了我有喜欢的女孩儿


魔法基佬冬铁臂没能成为基佬


【3490盾铁冬寡】灰小子


零分学徒的召唤兽


【盾铁冬寡】为了毁灭世界而成为偶像的反派们   01-30  31-60  61-90  91-120  121-150  151-180  180-210




梦泊东吴万里船


【未完结】弗拉基米尔之路         




面包君


【未完结】美女与熊




MonsieurCRRR


Immortal Dreams 不朽梦


【未完结】莫比乌斯之冬   01-02  03-04




My Prayer。


创战纪AU光车赛场scene




Nagini


娜塔莎的笔记本


坚定的冬兵


没题目四号


没题目五号


没题目六号


我叫冬日战士   [1]-[4]  [5]


【未完结】你令阳光灿烂,你如灿烂阳光   chapter 1-11[2]  chapter 11[3.1]  chapter 11[3.2]


【未完结】我所记得的你   [1]-[13]  [14]  [15]  [16]


【未完结】the long dark(AU)   chapter 1




耐寒熊


Recognize Me   楔子  第一章




南瑾


我曾失去的




脑洞怪毛毛球企鹅


【盾铁冬寡】提示音       番外




Natalia


特工们的情人节




娜塔莉亚


圣诞快乐,巴恩斯先生


充气娃娃


七夕一筐小甜饼


吧唧熊和寡坨子     


我是如何成为苏联人的   笔者按  第一部分 布鲁克林  第二部分 苏联  第三部分




努力挤进百分之五点一二


Chains




糯米


纸盒(校园AU)




PLAN ∞


临行


爱心


拥挤的街道  后续




PWN


Sleepyhead




茕兔西顾


没题目七号






生与死


Thank You


Things That I Won't Tell


最熟悉的陌生人


【未完结】你的再见   1.1  1.2  2  3.1  3.2  4  5




Ricardo


Fairy Tales


【未完结】Pale Moonlight   1  2




Riz_一条咸鱼


凝血成冰




SemperFi


你曾失去的




沙伯


我想和你正经聊天




杀戮交响乐与安魂曲


落花流水


Home, sweet home.




肾上腺素與多巴胺


The First Night of Everything/众物衍生之夜(PWP)




十一从来不开心


红舞鞋


离路人   1  2




舒璇


片段二号


Undercover


我是猫   00-01  02  03-04


【未完结】他是寒冬   00  01  02  03  04  05  06  




Space


【未完结】肃杀   Part1  Part2




StarDust


无题三号


无题四号




溯箘


重逢,在严冬




甜牙


Begin Again   1  2  3  4  5




偷盗烈火。


像我们这种叛徒。




兔子君


The Swan|天鹅湖




Tyrael_


Let Love go




UNO


训练


红场


奇想


娜塔莎和她的丑猫


煮饭       




王小凡


Run out of my nine lives




往生净土


一个有点病的小段子




微米μm.


新年


Run 奔跑




温水


片段一号




我亲爱的偏执狂


Accomplice/共犯




夏荿


我想我爱你


记忆碎片




西清


结婚照




煊年


失忆梗


Outlaws of love




雪国列车冬夜狼


没人领取的婚礼蛋糕  后续


他伸出手


和失忆前男友逛街


重新相爱


寒冬情人




寻向所志复得路


【未完结】Hunters【兽族AU】




恹恹


【未完结】秘密




叶美景


You Could At Least Recognize Me




Devil May Cry(动物AU)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1  Chapter 4.2  Chapter 5




一个薰英俊


Myosotis sylvatica




一夕切切Eve


最美好的愿望




一只柠檬干


梦与巴伦支/A Dream of Barrents




约翰苏


【未完结】归矣归矣




月球表面


【性转百合】冬姑娘




鱼一


不知道叫什么题目的冬寡段子




芋莲葱


【未完结】You are the best   1  2  3




致力于甜却不自觉虐起来的胖胖


爱你是不会离开的




众神已死


白桦林




仲夏夜之梦


如何追求一位女士


我们可以共享一罐炼乳


惊喜,惊喜


冬日笔记·引子




自家后院


没题目一号




221B的迷毛


虚寒




😣


没题目十号


没题目十一号


【未完结】My heart is singing   01  02  03  04

【冬寡】同居三十题 -01-

冬寡大法好

Akierika:

keyword:相拥入睡

看着侧卧在双人床上的那个男人,端着空红酒杯的Natasha Romanoff无奈地耸了耸肩。
Winter Soldier竟然会以一种如此没有安全感的姿势入睡,而且还占了一大半的床。
其实她更关心自己会不会半夜睡着睡着就到了床下。

费了很大一阵功夫找到James Barnes后,没有经过Nick Fury的批准,也没告诉其他的任何人,她就把他接回了,或者说扶回了自己的公寓。
代价是损失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套餐具,附加三个玻璃杯。
不知道说了多少次" Easy,Bucky.",陶瓷玻璃破碎大秀才落幕。她一边心疼地收拾残局顺便收起了那把让他发狂的刀,一边安慰着自己:"起码他没有把我家轰了。"
看看窗外,居然已日薄西山。
不过回家时也是下午三点,只花了四个小时就安顿好一切,不禁让她欣喜。

不想用其他的盘子,所以去买楼下的中国菜当作晚饭。
临走前她收起了所有可能刺激Bucky的东西以及所有易碎品和锋利的东西,再三告诉他"一会儿就回来。"后才下楼。
回来时,她看到他正坐在沙发上翻着被自己放在书房里忘了合上的档案----有关他的那份。
他看着右下角那张老照片,轻声说着:"这个人,很像我,不是吗?"
她一时语塞,点了点头,然后提着两袋食物走向餐桌。

迅速地解决了晚饭,然后分别洗澡,一切都显得顺利平常。
只是出乎Natasha意料的是Bucky会睡得这么早,更没想到他会一靠到枕头就进入梦乡。
以及入睡姿势和占地面积的问题。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带有一点小尴尬的场景。

她放下手里的酒杯,小心翼翼地上床,以免打断旁边的人的睡眠。
"应该听Clint的建议,买一张沙发床摆在书房。"她腹诽着,麻利地钻进了被窝。本应该和室温无异的地方此时温暖了许多,这让她莫名地感到安心。
也许无关温度的提升,只是旁边多出的人的缘故。
不过他就像白纸一样,没了记忆,没了过往,甚至没了自己。
她这样想着,心里又平添了几丝伤感和痛惜。
"还是背对背睡比较好。"
出于这种想法,她翻了个身。
"Goodnight."她轻声说完,关了卧室里唯一的光源。
To the world,to Bucky.

迷迷糊糊中,她翻了个身。也许是床边的温度有点低?
然后她隐约感觉到有一股暖流正在靠近,虽然当中夹杂着一点寒气却也无关紧要。
终于身处于暖流当中。她本能地把手伸向刚刚靠上的
那个软趴趴的东西,然后揽住了它。稍微蹭了蹭之后,就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James Barnes只是不经意间翻了个身,然后把金属左臂搭在了旁边人儿的身上,就出乎意料地被抱得这么紧。
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的感觉啊。
毕竟这么久以来,他都只有自己。
如今突然被一个人照顾,还被无意识的她依赖,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刚刚清醒的他看着怀里的女人的头顶,感受着胸前那有规律的气息,然后把右手伸了出来,轻抚了她头顶几下。
然后学着她刚才的样子,轻声道:"Goodnight."
于是又闭上了双眼。


嗯。就试一下吧。

乌断-越来越秃:

新图。Queen Loki设定。努力模仿古典油画的画风然而失败了…

服装主要参考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礼服,方领剪裁和项链设计参考的是Anne Boleyn的画像,其余饰品部分参考Natalie Dormer在the Tutors里的造型,至于披风…按个人审美随意加的(够了!)

权杖和主权宝球没有很多参考,如果有什么明显的错误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感激不尽!

基基既然当不了王就好好当王后吧(够了!)不过大概也会是一代妖后…嗯(蝼蚁住口!)







最后,作为二公主的宫廷画师(并不)我无比善良地让王冠盖住了发际线(住口!)

季江寅:

Tony Stark即将告别荧屏,复联3中将为更大利益牺牲自己。
不得不说,钢铁侠是我最喜欢的英雄。有没有盔甲他都是钢铁侠。
他喜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喜欢标新立异和万众瞩目的感觉。虽然生活得像个富家公子,却非常缺爱,这一点与他父亲有很大关系。在阿富汉时那个科学家伊森说的“You're the man who has everything and ……nothing! ”说他家财万贯,却没有家庭。
他甚至直到看到父亲录制的视频才懂得了深沉的父爱。听到他父亲叫的那声Tony,屏幕前的Tony一下就把头抬起来了。
钯中毒的时候不想让人为自己担心,什么也没有说。
关于他对自己的评价:
"Yeah. Big man in a suit of armour. Take that off, what are you?"
"Genius, billionaire, playboy, philanthropist."
Tony的回答很能说明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天才,百万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以及说出这话的时候满满的自信和自恋。
看不得平民受伤的他,努力阻止武器滥用,认清自己的职责也努力承担责任,竭尽所能。他变得理性和稳重,虽然面上不再张狂,然而骨子里的热情从未改变。
“眼极冷,心肠最热”这句话原是形容庄子的,我觉得形容Tony也毫不为过。
他的心是暖的。
他有Pepper,他们很甜蜜。
他有Jar,它很体贴。
他有队友,他们是家人。
——他没有Pepper,Pepper离开了。
——他没有Jar,它成了幻视。
——他没有队友,联盟分裂。
“嘿,你们都忘了当初我抱着核弹冲向虫洞时的场景了吗?”
“……”
“不记得了?没关系的,不要紧,我爱你们啊。”
……
他有着最坚强的心,哪怕PTSD折磨的他想崩溃。
他说他不是英雄,但我要说他是英雄的典范。
英雄老去,辉煌仍在。
他不是神,他只是一个运气好一点的普通人。
自Tony Stark之后,世无钢铁侠。


备注:
1.其中不少话的灵感来自于知乎,lofter,如有雷同,可通知我我会删掉。
2.未经允许放了你的图真是对不起@眠狼 

转载自微博谷大白话


忽然不能直视Steve Rogers (ㅍ_ㅍ)